清代河工技术文献之双璧

清代河工技术文献之双璧

———《安澜纪要》、《回澜纪要内容及作者述论

 

崔建利 

 

 安澜纪要回澜纪要是清代江南河道总督徐端编辑的两部治河专著二书主要汇集有关日常修守汛期防护及险情应急等的方法及注意事项各项制度等相当全面地记载了清代的河工技术保存了许多珍贵的古代河工工程细节资料不仅对其后的历代河工实践起着借鉴作用而且在运河文化史中国水利史中国古代工程技术史的学术研究方面也具有不可替代的文献史料价值关于二书的真正作者历来有不同说法笔者认为应该是徐

端在参考大量相关经验资料的基础上编辑而成

关键词徐端;《安澜纪要》;《回澜纪要》;河工技术郭大昌

 在浩瀚的中国古代典籍中水利文献占有相当的比重特别是明清时期京杭大运河成为国家经济运行及政治统治赖以维系的交通生命线这条生命线在给当时的社会带来经济繁荣和文化兴盛的同时也为后世留下了大量的有关漕粮运输黄河及运河治理维护方面的文献据不完全统计明清两代水利文献中仅水利专著就不下四百种其中运河文献含与运河相关的黄河淮河等水利及工程文献占了很大一部分但明清运河文献内容多以水利河政等的人文史料记载和河道水系等自然状况的叙述为主集中而又系统地展现河工技术方面的文献却不多清代徐端编著的安澜纪要》、《回澜纪要则对古代河道治理特别是黄运治理方面的工程技术要领及细节进行了较全面的记述不仅在当时具有很高的实用参考价值也为后人从河工技术角度研究运河及运河文化提供了丰富的原始资料堪称清代河工技术文献中的双璧

关于二书编辑者徐端

徐端1754-1812),字肇之号心如浙江德清新塘今士林乡南部其父任江苏清河知县河事繁多因而徐端得以自幼接触河工事务清乾隆四十九年1874历任河南兰仪通判睢宁同知嘉庆九年1804任东河河道总督不久任江南河道总督主持治河近九年以谙熟河务知名在任期间深入治河工地调查考察与役夫同甘共苦他所主寺的曹州堤坝郭家房堤坝倪家滩疏浚等工程发挥了拦洪泄洪作用为政清廉贫寒终生嘉庆十七年积劳病卒赖人膊赠始毕丧葬。《清稗类钞》“徐端治河条对徐端治河及清廉生平记述颇详

河督徐端起家河工微员以廉能著受仁宗特知擢河东副总河寻即真久于河防习知其弊尝以国家有用赀财滥为糜费每欲见上沥陈同事者恐积弊揭出株连者众故尼其行致抑郁而死贫无以殓所积赔项至十余妻子且无以存活焉。[](第十册吏治类37.众所周知清代河道总督一职是个肥差也是块烫手山芋特别是南河总督时刻有突发河患的危险一旦决堤或漕运受阻河道总督往往会在丢官的同时赔付河患带来的相关损失所以历代河督往往贪污成性侵吞大量河工经费以便突发河患后用来赔付朝廷其实很多河督即使在赔偿巨额损失后也还是家财万贯徐端作为南河总督死后竟至贫无以殓”,“妻子且无以存活”,这种情况在南河总督中并不多见

二书内容简介

安澜纪要》、《回澜纪要二书是作者汇集有关日常修守汛期防护及险情应急等的方法及注意事项各项制度等于嘉庆十二年编成虽然是两本书但二书内容密切相关前后相承堪称姐妹篇甚至可视为一书不过二书所着眼的河工环节及所强调的此相关的重点还是有所差异的袁培安澜纪要跋中曾指出二书区别一则御变于仓猝一则防患于未然如果说安澜纪要侧重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回澜纪要则侧重于临事而不乱”,即在针对河道经常遇到的决口漫堤这种突发情况如何能做到快而不乱地加以处置和应对正如徐端在二书自序中所言:“当纠纷盘错之会贵乎临机立断故能转败为功苟非成算在握应之裕如其何能挽狂澜于既倒任大役以观成耶尽管二书侧重的河工环节总体有异但实际上殊途同归即都强调了河工事务中做到有备在先不打无准备之仗

安澜纪要分上下两卷卷上主要记述当时河工所涉及到的各种事项或环节从方法程序细节注意事项等各方面作对它们作了详细记录所列条目有签堤水沟浪窝堵漫滩决口险工对岸估挑引河选兵防守凌汛堵漏子说埽工做法等23每个条目记述文字或长或短以内容需要而定许多条目虽是客观的细节或方法叙述但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的治河方法论思想及其所推重的行事原则签堤:“河工首重埽工犹为明险大堤尤为根本其暗险不可不知一线单堤年深日久或有獾洞鼠穴水沟浪窝之病及树根朽烂水雪冻裂之处一过大汛漫滩渗漏串水最为隐患其所以防患于未然者唯有签堤之一法。”表明了作者注重细节防患于未然的河工思想和原则有一些条目并不侧重方法或细节介绍而是直接阐述或强调相关的行事理念或原则岁修宜早:“河务工程宜未雨稠缪不可临渴掘井。”同样体现并强调了河工事务要事前做好充分准备防患于未然的思想原则选兵”、“练兵”、“卹兵条中作者表达了河务工程中注重科学用人和以人为本的理念有的条目则采用了自问自答的解说形式使问题更具针对性埽工做法条”,便以一问一答的方式解说了拆厢加厢补厢等具体操作要领最后附石工八则具体陈述了有关石工方面的八条注意原则1.估计之宜细酌也2.石料之宜首重也3.椿木之宜围收也4.越坝之宜宽厚也5.清漕之宜宽大也6.砌石之宜平正也7.打椿之宜勤察也8.尾土之宜慎重也。

卷下为河工律例成案图》,以图表方式记述了有关河工的规章制度及处罚措施书中所有图表共分案例三类其中例是案或律的下属条目是对案或律之内容的细化或分解所以每一类案或律之条目下都统摄着数目不等的例目就案而言共涉及以下五类交代章程案盐河上游期限兵草刀工案额土不准做工抵销夫土改筑子埝案购土堆式期限动用兵购二土案柴稭青芦堆方案每类案目之下又列出若干例交代章程包含交待期限”、“两任交代展限”、“河没经费”、“办料限期处分13无论还是其所统之”,都有各自的图表展示如卷首交代章程乾隆二十二年详准请定河员交待章程等事成案”,图题为河厅交待章程之图”,图中分列多栏就前后任官员交接时所涉及的物品设备之数量成色折旧任务完成时限状况等事宜细节作了详细规定其属下的河厅交待限期处分图”、“两任交待展限图”、“交代马船图内容都涉及前后任职官员交接时应注意的问是及遵循的规则范例就律而言共涉及以下两类一为失时不修防其下统摄堤工房屋”、“雇夫办料”、“堤工限期”、“估计浮冒”、“申报冲决”、“故坏堤工”、“报淹亲堪一为盗决其下统摄堤岸冲决处分”、“河工浮议”、“代雇勒捐”、“用强包揽”、“奸民串领”、“阻漕处分”、“民筑私埝”、“员弁不领钱粮”、“冲决赔修”、“经修防守赔修”、“漫决赔修免议11律及其所统之例图中所列内容大多是关于河工中违例或违规事项的一些惩罚规定或措施卷末附做水平法一文介绍古代工程测量中水平仪的制作方法规格及使用方法并附水平仪的平面图示水平式”。水平仪是测量水平的仪器由水平照板和度竿组成使用水平仪测量最早见于唐代河东节度使都虞侯李荃所著太白阴经的记载贞元年间杜佑著的通典中记述了水平仪的构造由于水平仪古代河工中的必备仪器所以安澜纪要单独将其规制及用法作了详细说明主要参考了通典中关于水平仪的相关记载其构造和使用方法在原理上与今天使用的水准仪基本相同

回澜纪要则叙述堤防失事后堵口工程的全过程卷上有盤裹头定坝基估计物料掌坝须知等35其中前条即盤裹头定坝基二坝夹土坝挑水坝缉口主要是有关堵口工程工序注意事项或操作要领的对一些常规工程作者并未泛述其工序流程或具体操作方法而仅就这类环节中应该注意的重点事项做简要叙述象盤裹头系堤防决口后首先要考虑的重要河工措施可谓堵口工程的第一步所以书中首列此条但书中并未具体介绍如何盤裹头”,而是重点强调大堤漫决盤做裹头宜分轻重缓急”,不可临乱而盲目行事估计物料”、“派执事官一直到最后的正料厂”、“杂料厂”、“掌坝须知29全是关于堵口工程管理方面的象物料的管理各工程环节负责人的设置及职责人事安排等体现了作者注重河工事务中人的因素及有序管理科学管理的治河理念

卷下有提脑揪稍捆厢船合龙收工等27紧承上卷主要围绕当时堵口采用的兜缆软厢方法进行了具体介绍出占作者用大量篇幅叙述了这一方法的具体操作所谓兜缆软厢实际上就是筑柴土坝法筑坝所用的材料主要是柴草和土做成埽利用土的重量用绳桩木联系沉于水中以柔克刚与河底密实断流书中将其施工程序分为提脑楸艄捆厢船出占上水边埽捲下大埽预定合龙口门丈尺出船合龙关门埽二坝同时合龙等几步引河估计”、“定价到最后的收工”、“开放”,17主要是对筑坝工程的事前筹备后勤保障现场管理人员配备材料选用等等做了详细的说明回澜纪要序中康基田将徐端所叙堵口筑坝法与元代贾鲁所用方法作了对比之后对此法大加赞尚:“盖有埽以束堤固岸复开占前进随水上下以柔制刚下入深际与沙土融结为一无忧渗露此立法之大端也。”

安澜纪要》、《回澜纪要二书切中机宜发前人所未发”[](“嘉庆九年),相当全面地记载了清代的河工技术保存了许多珍贵的古代河工工程细节资料不仅对其后的历代河工实践起着借鉴作用而且在运河文化史中国水利史中国古代工程技术史的学术研究方面也具有不可替代的文献史料价值即使在现代其记述的不少内容也完全是切合实用的如日常修守事宜的许多内容签堤堵漏捕獾放淤等仍是目前提防维护的重要内容对两书的价值许乃钊在书后跋语中给予充分肯定:“夫古今治河之书不一大率皆胸有全局而于小节恒略焉若老兵裨将知之而不能言即言亦不能曲尽其情如是则是书之有造于河工岂浅鲜哉。”可见注重记述河工技术细节是这两部书区别于诸多古代治河文献的重要特点因这两部书实用性较强故刊成后被多次重刻道光二十二年河库道赵兰友重刻并藏版于河道署对旧刻进行校改断句重点文字旁加圈点钱塘许乃钊敏果斋七种亦收入该二书

关于二书真正作者的讨论

关于二书的作者历来存有不同的说法据清包世臣所著中衢一勺·君传》,清代著名河工郭大昌的岳父王全一也是一位老河工曾把自己的治河经历详细记载下来这份记载的手稿后来被河督徐端得到徐稍加编辑后刊印为安澜纪要》、《回澜纪要二书郭大昌原话是这样的君精于外工记录所历之迹为徐河督得其本即今刊行之安澜纪要》、《回澜纪要二书然验彼行事亦未见其能与书言相合也。[](卷二32.

君即郭大昌之岳父王全一然验彼行事亦未见其能与书言相合一句中可看出郭大昌不仅深知徐河督得其本之内情并对徐端治河中的做法与书中言论进行了勘对通过徐端行事书言不相合进一步确证二书非徐端亲撰由于包世臣既是郭大昌王全一的好友又曾是徐端的慕客他的这一说法可能有一定的真实性后世学界对郭大昌所述也都持肯定态度象鲁枢元陈先德主编黄河史》[](P568)、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主编的

河水利史述要》[](P326等都认可此说而杨文衡杜石然等中国科技史话在列举清代几部著名的治河专著时则直接称安澜纪要》、《回澜纪要的作者为王全一](P196)。

对于这些莫衷一是的说法和论点究竟应该如何把握和定论呢笔者认为,《中衢一勺中所记郭大昌的说法是有可信度的但若将安澜纪要》、《回澜纪要二书的作者直称王全一也很不科学我们首先来看看徐端在回澜纪要自序中对此二书编撰过程的叙述

端自河防丞晋守淮安不二年仰荷圣恩畀以重任兢兢自矢每以莫能报称夙夜滋夫居安不能虑危守常不能通变一旦临事迟疑致国币多糜费之累黎民重垫溺之忧斯真负戾实深已用是相其缓急权其轻重揆度地势酌剂人情虑患以息非常防微以杜诸弊广资博询实力殚衷盖自二十年来黾勉于斯矣公余稍暇手辑回澜安澜纪要各为一编证其源委疏其节目虽蠡测所及未能包括无遗然或由此问津引申触类当不迷于所往云尔同是徐端慕客的韩桐在二书原序中也有如下记述

河帅心如先生历河务阅数十年勤勤焉恳恳焉事无巨细必躬必亲凡全河要领具有成竹在胸故不但启闭因时聿臻至善举一切琐屑经营莫不未至而豫为之备事后而力弥其隙功效所著灼然在目桐前岁奏留江南

赴袁江从事先生之侧时聆先生绪论茭堤奔走得所禀承窃见先生所辑安澜回澜纪要二编顺天时相地势酌人情正本清源防微杜渐河埽事宜了如指掌非身历其境者不能道只字。……夫先生之身体力行厥功伟矣

徐端自序当然不能排除自我标榜的成分韩桐所言也显然含有恭维成分或过誉之词所以二者所言我们当然不可全信但通过这二段文字我们可以得出一些客观性的推论比如徐端曾任南河总督这是客观史实历河务阅数十年的记述应该是客观真实的。同样,他作为河督,有对治河业务“广资博询”的基础和条件,作为老河工的王全一,很可能成为徐端重点咨询的对象,王全一“记录所历之迹”,也很可能被徐端作为编辑《安澜纪要》、《回澜纪要》的主要参考资料。王全一虽“精于外工”,但他的文化程度究竟多高,郭大昌未有述及,后人不得而知,他所记录的手稿内容是不是和徐端刊成的《安澜纪要》、《回澜纪要》一致,后人也无法考证。而徐端能官至河道总督,显然应当具备一定的文化水平,作为河督的他将当时所流行的河工技术经验(王全一的“记录”很可能是主要部分)“证其源委,疏其节目”而成专书,无论从实践基础还是文化水平来看,都是很有可能的。而且,徐端和韩桐都在序中点到了二书的撰著方式为“辑”,而非“撰”或“著”。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安澜纪要》、《回澜纪要》的编辑者或编著者为徐端。至于他在编辑或编著过程中选取了哪些资料,对这些资料作了怎样的编辑处理,按今天的学术规则要求,是应当注明的。徐端在这两部书中并未述及,有可能是心虚所致,也有可能是当时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学术规范所致。

文中引自安澜纪要》、《回澜纪要而未加

注明者均依据任继愈主编的中国科学技术典籍通

安澜纪要》、《回澜纪要

参考文献

 清稗类钞上海商务印书馆1928.

 国朝河臣记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秋浦周尚书玉山全集底本为民国十一年秋浦周氏校

刻本

包世臣中衢一勺丛书集成初编

鲁枢元陈先德黄河史洛阳河南人民出版社2001.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黄河水利史述要北京水利出版社1982.

杨文衡杜石然等中国科技史话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0.

文字来源:《聊城大学学报》(社科版)2011年第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