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千里行——河北省大运河田野考察(一)

2017年9月19日

      京津冀运河田野考察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理想,这些年作了不少京津冀运河方面的文章,可惜的是一直为纸上谈兵,只能在纸张上班门弄斧与画地为牢,却从未身临其境,去感受历史的沧桑感与情景感,所以一直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的遗憾。我深知作为一名历史专业的科研人员,有时候通过田野考察获取的资料或精神上的体验,远远比故纸堆或笔杆子上堆积的文字更为重要,所以京津冀运河考察适逢其时,那种感觉等待已久,却突然降临,让人措不及防却又满怀希望与期待。

初秋的天气凉爽而又明快,汽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河北省邢台市清河县的油坊镇。油坊镇是明清时期的一个商业码头,这里的运输业非常发达,粮食、食盐、杂货都在这里转销,因此在卫河沿岸形成了大大小小的五六个码头,这些码头与运河目前已经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曾经用青砖砌成的码头也早已变成了险工。站在高高的险工之上,看着静静流淌的卫运河,一种历史的沧桑感油然而生,上百年前这里商贾辐辏、货物山积,河中是片片白帆,岸上是装卸货物的工人,一派热闹、喧嚣的气象,大运河承载了太多的历史,带来了无尽的繁华,也给沿岸百姓造成了不计其数的灾难。水天相接,就像是一条游龙突然飞入天际之中,蜿蜒着去了远方,而只有高高的桥梁与阵阵的水花在提醒着我们,过去的历史早已消失在烟云之中,而今天的运河只能倾诉逝去的辉煌与荣辱。

邢台大运河

     油坊镇码头与险工

      离开油坊镇,我们驱车前往故城县西半屯镇的十二里庄教堂,十二里庄因距运河十二里而得名。开始我们想,一个村里的教堂究竟能有多大的规模,作为省级文保单位的它是否名副其实?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来到了这里,真正为教堂的规模所震撼,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十二里庄教堂可以算是清末、民国年间华北较大的教堂之一了,大约可以与阳谷坡里、毛庄天主教堂相媲美,这里的教堂建筑数量非常多,美轮美奂,为清末山东天主教代牧区的主教公署,经历了那个混乱时期政治、经济、军事方面的洗礼,见证了运河漕运由盛转衰的巨变。看着庄重、典雅的教堂,回想起运河边上发生的见证历史的诸多事件,真有一种回首百年的感觉,曾经的一幕幕就如同历史剧一样从脑海中闪过,1900年冠县义和团首领闫书勤率领数千团众攻打十二里庄教堂,与教民发生了剧烈的冲突,枪炮声、喊杀声曾响彻教堂上的天空,打破了昔日的宁静,而拥有现代武器的教众打败了古老武器的义和团,也预示着旧时代与新时代技术的斗争。是运河带来了西方的传教士,造就了教堂,孕育了这一片土地上的人民与文化,而我们只能在这里凭吊历史。

 十二里庄天主教堂

      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十二里庄,我们到饶阳店镇庆林寺塔,塔隐身于镇中的角落之处,默默无闻,仿佛早已被历史与世人所遗忘,但当看到高高的塔尖时,却让人眼前一亮,这平原上耸出的塔,直冲云霄,仿佛要刺破天空一样,向上天怒吼着自己的沧桑与刚烈。塔始建于宋代,后世多次重修,庆林寺早已毁灭,而只有塔傲然挺立,作为渺小人类的我们,只能仰望它,赞叹它的精美与伟大,而它丝毫不为我们所动,因为经历了上千年历史的它,面对百年的人类,拥有的不仅是历史的底蕴,也有着时间铸就的冷静与沉默。历史的长河奔腾而去,没有任何的留恋与悔悟,而每一个时代无论是伟人,还是凡人,终究只是长河中的一朵浪花,无论这朵浪花是大或者是小,在波涛中永远是那么不起眼与渺小,而高高的塔见惯了这一切,也坦然接受了这一切,波澜不惊且深沉似水,永远捉摸不透。

庆林寺塔

      离开历史的塔,在曾经运河沿岸的商埠郑口镇吃午饭,镇子经济发达,宛然继承了明清数百年的商业文化,到处是企业与工厂。在路边的小饭店,10个人点了8个菜仅仅花了不到90元,让人欣喜这里人们的淳朴与真诚。饭后寻找全国文保单位郑口挑水坝,始终没有找到,当眼神一遍遍搜索着运河两岸的一丝丝线索却无所发现时,那种内心的失望真的异常的凄凉与难过。我们这群听到运河二字就欣喜若狂的人,努力寻找与运河相关的所有文物古迹,得与失会形成鲜明的落差,不是日常人所能理解的。

最后来到了德州四女寺古镇,古镇建设已有数年,但至今仍然没有完工,平时前来游玩的人特别少,逛完整个园区,不超过20人,冷清的原因除了布局不合理,缺乏历史文化的层次感与底蕴外,关键是没有体现运河的特色,里面几乎找不到与运河有关的任何东西,既没有运河、漕运博物馆,也没有四女寺本土运河、水利枢纽展示的东西。所以古镇虽然范围很大,外表热闹,但其实没有让人印象印刻的元素,难以创造利益与促进区域社会发展。一座古镇,必须以运河文化为基础,在基础之上,建设适合不同人员,不同年龄段需要的文化、娱乐设施,要让文化的内涵深入到游客的脑海与心灵中去,同时以良好的服务强化古镇的形象,只有这样,才是长远与可持续性的发展,才有不竭的动力与后劲。随后我们前往了四女寺水利枢纽,枢纽的根源是明清时期的四女寺减河,用以分泄漳、卫合流之水,建国后建成了集灌溉、航运、分洪于一体的枢纽工程,在数十年中曾发挥过巨大的作用,不过随着运河水源的减少,航运功能消失。看着宏伟、壮观的工程,让人感叹人类伟大智慧的同时,也惋惜运河命运的凄凉,曾经承载着国家物资需求的航运路线,如今却面临缺水或干涸的危机,水去了哪里,我们该如何保护好水资源,实现人与环境、生态的协调发展,这是一个值得全社会都要深思的问题。

 四女寺古镇

四女寺水利枢纽工程

      今天的考察收获很大,既看到了运河上的险工与码头,也对运河沿岸的建筑物、工程枢纽、古镇有了很多的了解,这些运河文化遗产从宋代至近现代,有着重要的文物与现实价值,其文化内涵更是无法估量。运河文化带建设关键是保护好这些文物,在保护的基础上进行利用,让文物发挥古为今用的功能,实现古与今的完美结合,真正造福子孙后代。

2017年9月20日

      9月20日清晨,习惯早起的我,走出德州德苑宾馆的大门,步行在这座运河城市的街头之上,虽然时间只有五点多,但勤劳的民众早已起床,或散步健身,或早起营业,附近街道两旁都是吃食类的小店铺,多以馒头、糕点等早餐为主,甚至还有自制的月饼,也预示着中秋节即将到了。德州这座城市,以交通发达而著名,号称“九达天衢,神京门户”。明清两朝,这里有运河与入京官道,南北船只、车辆辐辏云集,铸就了德州数百年的繁华,扒鸡就是其中的见证之一,在古代扒鸡主要销售于运河上的行旅,现在则在国内外享有盛名,算是运河沿岸的知名品牌。除此之外,德州与运河相关的文化遗产还有水次仓、户部分司衙门、运河钞关、德州卫等,不过这些早已飘零于历史的风云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真是莫大的遗憾。

吃完早饭后,开始了新的行程。汽车行驶了几十里后赶到了河北吴桥县,我对吴桥县的印象是各种宣传中的杂技,作为运河沿岸重要的文化遗产,杂技曾经在运河南北传播,很多艺人曾经乘着船只到全国各地演出,将这种艺术形式不断发散,让国人了解吴桥,了解这门艺术。来到吴桥杂技大世界门前,建的很壮观,但门票价格昂贵,每人160元,让人望而却步,所以只能在门口观看了一下,就去参观另一处名为泰山奶奶庙的庙宇,泰山奶奶也称碧霞元君,是在运河沿岸非常盛行的精神信仰,来自于山东的我们怎能错过家乡的神灵呢,但这座庙宇可能是在原址复建的仿古建筑,里面没有任何古迹,对于研究历史文化的我们来说,价值与意义不大。

吴桥杂技大世界大门

      随后我们去铁城镇寻找网上所介绍的澜阳书院,铁城镇位于漳卫新河附近,我们正赶上大集,行走不便,真是几经周折,幸亏司机师傅技术娴熟,否则车辆很难在人群、坑洼的河堤上行走,在热情群众的介绍下,我们终于在一所小学里找到了澜阳书院,网上介绍为清代,但实际为民国,为两座小楼式建筑,古色古香,非常有美感,建筑上有“振兴中华”字样,可见民国年间对于教育也是非常的重视,致力于初级教育的发展与进步。澜阳书院后来曾作为中学、小学,在晃晃悠悠的木质楼梯板上,身临其境,仿佛让人重新回到了百年前,这里曾有着琅琅的读书声,有着心怀伟大理想的少年、青年,书院见证了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如今的澜阳书院静静的伫立在小学操场的后方,每天都注视着孩子们的学习、玩乐,一座书院折射了中国的百年教育,同时也映衬了国家教育的发展与进步,保留古建筑与古文物,就是警醒国家的过去与现在,从历史中吸取经验与教训,少走弯路,促进社会更快,更好的发展。而运河文化的内涵异常丰富,如何更好的保护它,利用它,是这个民族与国家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

铁城镇澜阳书院

      离开吴桥,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漳卫新河堤岸前往景县。景县曾经出现在我的论文中,出现在我的梦中,但真正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当梦想成真的时候,心情还有一丝丝的激动。景县安陵镇华家口夯土坝是我们考察中最重要项目之一,看到蜿蜒曲折的南运河河道,坚固异常的夯土坝,真不愧为世界文化遗产,我们不顾危险,下到河堤之下,用手抚摸着这经历过上百年南运河洪水冲击的夯土坝,仿佛抚摸着运河的历史,手掌在颤动,内心在跳动,这是心灵与运河真正的对话,是历史与现实的对话。用糯米汁一层层浇筑的大坝坚硬的就如同岩石一般,它位于运河转弯处,抵挡着洪水的冲击,就如同长城一般,愈加牢固。百年前,安陵镇的百姓饱受洪水之患,洪水使百姓失去了家园、失去了土地,甚至失去了生命,他们在享受运河的恩惠时,也遭受灾难的折磨,时任景县知县的王为仁看见民众受苦,内心备受煎熬,他一方面自身捐款,外加募捐,修筑了这一道长达数百米的夯土坝,将河堤紧紧护住,并在岸边植树种柳加固河防,使这一工程发挥了百年的作用。华家口夯土坝修建于国家漕运衰落,国困民乏的时期,那时候政府疏于对南运河的管理与治理,灾难频发,夯土坝见证了南运河的兴衰,也见证了中国百年的变迁,在历史沧桑巨变之中,运河沿岸区域社会翻天覆地,而夯土坝始终紧紧护卫着沿岸的民众,这种贡献是无与伦比的,也是为后人所感激的,保护好这些文化遗产,不但是当代人的责任,不但是政府的责任,也是后世与全社会的责任。

 

吴桥县拦河闸

景县华家口夯土坝

      离开华家口夯土坝,我们前往附近的另一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封氏墓地,该墓地又称“十八乱冢”,是南北朝时期贵族封氏的家族墓地,我们看到墓群已得到完善的保护,除安装监控装置外,还用铁丝网,种植酸枣树等方式将墓群团团包围起来,所以我们只能在外围观看,不能进入里面仔细的考察。我们在感叹封氏家族墓地规模庞大的同时,也悠然产生了历史的怀旧感,一个家族影响了区域社会的文化,同时区域社会也造就了大家族的影响力,为其更好,更快的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所以区域社会家族的成长,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郑民德)

 

封氏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