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运河文化研究中心老师前往东平、汶上等地考察

3月17日至19日,我院运河文化研究中心几位老师开始了为期3天的田野考察,参加人员有孙凤娟、吕德廷、高元杰、周嘉等。此行主要目的是考察庙会文化,附带考察部分运河船闸遗迹,涉及梁山、汶上、东平、东阿等县。

3月17日,早晨7点30分,正式出发。约9点多来到梁山县博物馆,不巧的是大门紧锁,经询问得知相关领导已出差。我们在与博物馆紧邻的文化馆里,找到一位名叫马卫东的工作人员。亮明身份后,他提供了一些信息,并引荐我们认识县文史办主任李孟雷。李主任恰好在办公室,为我们简单讲解了运河梁山段河道、船闸及遗存碑刻等情况,离别之际赠送给我院4本他主编的书。按照李主任提供的线索,我们来到前码头村,此处有一通元代开会通河碑。此碑大部分被埋入地下,露出地表的碑体约1米。

元代开会通河碑

午饭后,我们向南继续行进,来到袁口村找寻袁口闸。据《梁山县地名志》记载:“明朝开挖疏浚大运河后,袁氏在此建村,并设有渡口,故名袁口。”正德元年(1506),在袁口建节制闸,随着漕运及商贸的快速发展,此地逐渐繁荣兴盛,清代遂成汶上“首镇”,是漕粮收兑地和商品集散中心。如今的袁口闸早已成为一片废墟,闸基、闸石无存,在村内找到一块绞关石。袁口闸南距开河闸约6公里,我们在开河闸村发现2处文化遗址:一处为董氏孝子碑;另一处为李氏祠堂,有碑数通和《李氏家谱》1部。董天知父早逝,以孝母闻名闾里。李氏自明初迁移此地后建祖庙,太平天国运动中为火所焚,劫后族人在原址重建,上世纪60年代被拆除毁坏。

袁口村合影

袁口村采访

随后,我们又先后考察了十里闸、柳林闸和南旺分水枢纽工程遗址。两闸建于明成化十七年(1481),分别位于汶上县南旺分水口南北5里处。形制相同,由雁翅、闸基、闸板等构成,均为石砌。现均为闸改桥,闸基等石制部分保存完好,木质闸门、闸顶板已不存。永乐九年(1411),工部尚书宋礼疏浚会通河,采用汶上“老人”白英意见,在东平建戴村坝、开小汶河,使汶河水西南流,汇诸泉之水至南旺入会通河。南旺地势高,是运河的“水脊”。据光绪《山东通志·运河考》记载,以此为分水点,“三分往南”,“七分往北”。该遗址遗存众多碑刻,是研究南旺水利工程的重要资料。

十里闸

柳林闸

南旺分水龙王庙遗址

我们在东平县住了2晚,18日主要考察白佛山庙会。因此山已被开发商承包,尚未竣工,暂时不能上山。早上7点多,在进山大门前已聚集很多人,他们鸣炮烧香,甚是虔诚。由于时间尚早,庙会商贸摊位尚未完全就位,乘此间隙我们直奔戴村坝。大坝横截大汶河,坝下为大清河。整个大坝为石结构,巨大的石料镶砌得十分精密,石与石之间采用束腰扣结合法,一个个铁扣把大坝锁为一体,气势磅礴,雄伟壮观。约10点多返回庙会,发现已是人山人海,几条主要街道围得水泄不通。每年农历二月初二是白佛山最热闹的一天,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提高,庙会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据悉,白佛山庙会起源于唐朝,附近的老百姓聚集山之阳,烧香祈福,同时进行商贸交易。中午以及下午,我们又先后考察了东平故城和大安山闸。

戴村坝博物馆

东平白佛山庙会

19日上午,我们沿着东平湖边新修的滨河大道往回赶,顺路考察了东阿梵呗寺、曹植墓和阿胶博物馆。始建于曹魏时代曹植的鱼山梵呗亭,扩建为寺于唐,兴于明朝隆庆年间,长期以来形成了佛教圣地。鱼山被誉为中国佛教音乐发祥地,鱼山梵呗寺也被誉为“梵呗祖庭”、“佛乐第一刹”。曹植墓依山而建,是三国时期魏国著名文学家、曹操三子曹植的墓地。阿胶博物馆是我国首家以阿胶发展为主题的专题性博物馆,共分为11个展厅,由古代和现代两部分内容组成。

鱼山梵呗寺

中午时分返回聊城,结束为期三天的考察。(周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