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隋唐大运河对洛阳“一带一路”建设的启发

陈良柯

隋唐大运河是一类典型的线性文化遗产。它贯通南北,通航长达八朝,漕运惠及全国,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高效和最有影响力的南北经济文化资源交互传播线路。它的价值构成是多元与多层次的:既有作为线路整体的文化价值,又有承载该线路的自然生态价值;既包括其内部的建筑和其他单体遗产自身的价值,也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所蕴涵的人文价 值……从这些基本的界定看,在时间上自春秋时代至今一直使用,在空间上一直作为中国南北地区联系的重要枢纽,无疑是世界文化遗产中一条重要的“文化线路” 。隋唐大运河与“一带一路”都是一个促进各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战略举措与优势互补的平台,有相通之处。洛阳作为该项战略规划的重要区域,区位交通优势突出,隋唐运河的发展与保护与“一带一路”相关产业合作基础良好,对外贸易规模不断扩大, 开放平台逐步完善,人文交流日益密切,历史文化旅游以及文化传播发展有着深远影响。

一、隋唐大运河的重要特征

(一)选线贯通南北

隋唐大运河北起涿郡(今北京),南至余杭(今杭州),以洛阳为转折点,向东南、东北成扇形展开,沟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选线利用黄河水源为主水源,巧妙利用原有河道,控制自然落差高度,扇形展开沟通五大水系及其支流,形成了南北贯通的水运网络大动脉,是人类改造自然的一项壮举,对中国古代的全国统一和经济、文化交流起了重大作用。

(二)漕运惠及全国

漕运在中国封建社会具有一种独特的政治功能,运粮看上去是一种经济行为,但实际上却有着浓重的政治色彩,因为古代的漕粮就是中央的财政调拨。尤其是多事之秋,漕粮便成为稳定大局的先决条件。隋唐运河肩负着南粮北运、水利灌溉以及军资调配的重要职责,成为隋、唐、宋等时期江山社稷赖以存续的漕运命脉。

隋唐大运河的选线具有开创性,它首次由北向南缀连了五大水系,而且贯穿了华北平原、淮海平原和杭嘉湖平原,并且带动了运河沿线与支线附近城镇的兴旺,为中国东部和中部地区的社会发展开辟了一种新格局,形成运河沿线独有的自然景观风貌和历史文化遗迹。

(三)文化交流频繁

隋唐大运河在历史上成为沟通多个文化地带的文化交流路线,融会贯通着沿线不同地域的建筑、文学、大众文化、习俗、仪式、衣食住行、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这个线形文化带串联了多个当时极为重要的文化城市, 长安、洛阳(隋唐),开封(北宋),杭州(南宋)等都曾一度成为国家的政治经济枢纽。大运河可以被定义为中国文化的交融之路和统一之路,突出体现了 “代表一定时间内国家、地区内部或国家、地区之间人们的交往, 代表多维度的商品、思想、知识和价值的互惠和不断的交流,并代表因此产生的文化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交流与相互滋养”的线性文化遗产特质。

(四)资源沟通高效

隋唐大运河在历史上成为最高效和最有影响力的南北经济文化资源交互传播线路。隋、唐、北宋年间的大运河,已不是单一的因战争而修的运输线,而成为沟通经济重心与政治中心的国家交通大动脉,成为维护国家统一的生命线。

隋唐后,运河通航促进了南北方农业的技术交流和作物品种的改良,农业经济的“商品化流通”覆盖了运河流域和流域之外的广大的中国村庄。北宋年间大运河运输的繁忙达到了 “漕引江湖半天下财赋,并山泽百货悉由此路而进”的程度。所以大运河在隋唐水道交通上比江河等水运要居较高的地位,已成为“中央政府的支柱”。在北宋年间,大运河也成为建国之本。运河地区从古到今都是全国工商业和农业最发达的带状区,也是人口稠密、物资集中、流通活跃、交通便捷的区域。

大运河是展示中国古代政治、经济、文化的一条长廊,是古代名胜古迹荟萃的博物馆,是古人运用水利工程、地理科学和相关内河航运技术的资料库。大运河与“一带一路”在国家战略上有着重要的意义,洛阳是隋唐大运河的东起点,同时也是一带一路在中原地区一个重要的枢纽。河南省政府更将洛阳看作是河南中西部地区发展的助推器和第二中心。

二、洛阳“一带一路”建设发展的优势条件

国家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洛阳具有不可替代的区位优势、基础条件和资源优势,这为河南融入全球价值链和全球市场奠定了坚实基础。

(一)区位交通优势突出

洛阳地处欧亚大陆桥东端,具有“承东启西、连南贯北”的交通区位优势。洛阳可以凭借隋唐大运河向东承接扬州、苏州或杭州等东部沿海发达区域,可以通过连云港直面太平洋,涵盖沿海各省份,连接海上丝绸之路;向西有直到西安、兰州、成都或重庆的高铁,贯通广大西部内陆地区, 通向亚欧大陆;向北对接京津冀等北方经济;向南有铁路连接珠三角和长江中、上游地区等南方经济。河南省是国家最新城镇化战略格局中陆桥通 道横轴和京哈京广通道纵轴的交汇处,是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沿海发达地区输欧产品的汇集点,也是中亚、欧洲输入货物的分拨地。河南通往欧洲的郑欧班列优势明显,班次密度、货重货值、服务区域均居中欧班列首位。

(二)能源和产业合作基础良好

洛阳处于西电东送、西油东调、北油南下、西气东输的枢纽位置,是中亚、俄罗斯等境外资源能源进入我国中东部地区的必经之地。河南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和地区具有较强的产业互补性,高度契合中亚、中东欧、东盟等地区的市场需求。河南是全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大省、畜产品生产大省和第一粮食加工大省,拥有6个全国农产品加工示范基地、11家全国农产品加工示范企业。洛阳作为钼矿开采量比较大的市,作为全国重要的现代制造业基地和能源原材料基地,洛阳在有色金属、装备制造等行业优势突出。近年来,与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等国家在良种繁育、畜禽养殖等领域建立了合作关系;与乌兹别克斯坦、孟加拉、 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国家在纺织、机械制造、采矿、钢铁等领域积极开展合作,建立了一批加工贸易基地。

(三)开放平台逐步完善

近年来,洛阳加快推进内陆开放高地建设,设立了全国首个以航空港经济为主题的洛阳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中部地区首个综合保税区,拥有14家国家级高新区、经开区,总量居中部地区首位,拥有洛阳航空口岸、洛阳铁路东站货运口岸、洛阳航空口岸3个一类口岸,河南进口肉类指定口岸获批筹建。初步形成了以国家级综合实验区、综合保税区、国家级开发区和各类口岸为支撑的全方位、多层次开放平台体系,具备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深化合作的便利条件,特别是洛阳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窗口平台作用日益凸显,已成为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战略高地。

(四)人文交流日益密切

洛阳文化底蕴深厚,与沿线国家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文物保护科技研发、博物馆建设、艺术创作、文化人才培养等领域全面开展合作,联合举办了一批杂技、歌舞、豫剧、文物、少林功夫等展演活动,初步搭建了多元化文化交流平台。与中亚、中东欧和东盟国家在中外合作办学、国际学生教育培养、孔子学院建设、汉语教师志愿者派遣、职业教育培训、学 术交流等方面开展了广泛的双边交流活动。与俄罗斯、白俄罗斯在光学、 有色金属综合回收、环境工程、道路养护等方面开展了合作,建立了白俄罗斯国家科委-河南省政府科技合作指导委员会。与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在玉米、棉花种植,肉牛育肥等农业科技领域不断深化合作,建立了吉-中农牧业科技示范中心。这些都为河南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积极作为、发挥更大作用奠定了坚实基础。

(五) 产业外投、海外并购取得进展

洛阳抓住全球经济复苏乏力、海外并购持续升温的机遇,大力支持产业外投、海外并购。近年来,举行了支持企业走出去服务银企对接会、“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推介会”等活动,推动河南优势企业和富余产能“走出国门”。洛阳在前面成功了收购了巴西最大的钼矿加工企业,积极帮助龙头企业解决海外工程招标、法律咨询、设备回运等问题,支持龙头企业拓展海外市场。

三、隋唐大运河对洛阳融入“一带一路”战略的对策

(一)城市化是洛阳经济增长的充分条件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陇海兰新沿线经过17个重要城市,研究发现基础设施建设对本地经济增长产生不同的空间溢出效应,促进了经济带的快速发展。 而城镇化进程需要大量基础设施的支撑,因此,城镇化成为推动经济带经济发展的动力之一。河南省是新兴产业大省,洛阳的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是河南省协调发展的典型代表。随着河南省城镇化率的逐步提高,城镇人口增加的目标逐渐实现,而新型城镇化的提出使“以人为本”上升为城镇化进程的重中之重。人的发展将继续成为洛阳市“十三五”规划的重点之一。人的城镇化包含三个方面:首先,迁移流动人口市民化后的社会融合;其次,满足社会群体需求与提升人民福利;最后,人的发展与城市化建设尤其是就业是城镇化经济效益可持续的保证。从洛阳市近10年的县域城镇化水平变化上看,洛阳市的县域城镇化率整体上呈上升趋势, 并且表现出城镇化率高的地区经济增长缓慢、城镇化率低的地区经济增长迅速的趋势,县域间城镇化水平差距逐渐缩小。洛阳市乡镇工业化已经进入稳定发展阶段,城镇化的基本目标已经实现。完成了城镇化的基本目标乡镇工业化,后期的城市化才能对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发展人力资本、科技创新、产业升级等发挥促进作用。

(二)扩大能源资源合作

洛阳要深化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和西部省份的能源合作,坚持 “内增”和“外引”并举,构筑联通“一带一路”的能源战略大通道。一是西向强化与中亚能源资源合作。规划研究商丘-洛阳-西安-兰州原油管道,连接西北(中哈)陆路原油进口通道,增强以洛阳、商丘、南阳、 濮阳为核心的中原炼化基地油品供应保障能力。支持省内骨干企业参与煤炭开采合作区块建设,以及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和黄金、铜等矿产资源勘探开发。积极鼓励中原油田等能源企业走出去开发能源资源,依托襥阳等城市发达的油气管网优势,建设集原油、天然气等综合能源物流中心和储运交易中心。二是西南向强化与东盟能源资源合作。规划研究洛阳-南阳 -重庆原油管道,连接经重庆-昆明-西南(中缅)陆路原油进口通道。 规划建设郑州经重庆至昆明的天然气管道,连接昆明-西南(中麵)进口通道。推进印度尼西亚铝土矿和镍铁矿、老挝水电站等东南亚国家重大国际合作项目建设。三是东向强化与海上能源进口通道联系,推进日照-濮阳-洛阳、日照-东明-商丘原油管道建设,推进海气登陆连云港-商丘管线、沿海进口 LNG进豫等项目建设,打通海上进口能源通道。支持河南资源和能源型企业利用“一带一路”沿线资源能源、环境容量,把价值链放到全球范围内进行更合理的配置和调整,提升国际竞争力。

(三)坚持改革开放,深化科技人文互动交流

隋唐大运河的发展繁荣时期,也正是中国与各邻邦国家外交交流频繁和文化繁荣时期。文化上的交流,经济上的互惠互利,都有利于洛阳的发展。 洛阳应该坚持改革开放,坚持人文先行,密切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的交流合作,彰显洛阳文化实力。

1. 深化文化交流,围绕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促进与沿线国家文化共振、共鸣和共享。

发挥洛阳历史文化资源优势,加快推进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以国家级文化产业园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开封、洛阳、郑州为载体,建设“一带一路”与中原文化、盛唐文化、 宋文化交流中心。举办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原文化大型宣传活动,重点推广禅武文化、太极文化,塑造“武林圣地、功夫摇篮”文化形象推进文化产品和服务出口。

2. 深化教育合作。

启动“留学洛阳计划”,参与教育部“留学中国”计划,争取更多河南高校列入“中国政府奖学金”招收院校名录,吸引学生来豫留学。支持 中医、武术、农业等特色院校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合作办学。

3. 深化科技合作。

吸引跨国公司和沿线国家知名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在豫设立分支机构、 国际科技园区、科技企业孵化器和创新孵化平台,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节能环保、旱作农业等领域联合开展研发活动。

4. 深化医疗合作。

发挥洛阳中医药大省优势,率先实施中医药国际化战略,推广中药、 中医推拿、针灸、康复理疗,开拓中医中药医疗保健服务市场。积极引进东南亚国家医疗观光疗养产业资本,加快中医药资源和观光旅游资源开发利用。探索与沿线国家合作建设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重大传染病联防联控机制。

5. 深化旅游合作。

强化与沿线国家重要节点城市合作,推动资源共享、品牌共建、客源 互动,积极策划开发丝绸之路自驾游、丝绸之路文化寻根探秘之旅、青少年修学旅行、中国功夫研修之旅等一批独具特色的系列旅游产品,共同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

(四)大运河申遗对洛阳“一带一路”的利益共存影响

中国大运河申遗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战略机遇,同时又是情况复杂、 涉及面广的一项重大社会系统工程。因此,要做好各方面的工作,就必须由政府和社会各界力量的共同努力。当前,大运河申遗工作已进入世界评审攻坚的最后关键阶段,其中,河南洛阳段,因洛阳遗产丰富,保护良好,具有较强的申遗优势。

四、结语

隋唐大运河历史悠久、遗产丰富、底蕴深厚,是中国大运河申遗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借助历史战略机遇,进一步深化其研究。促进中原经济区、洛阳航空经济综合实验区(国际航空枢纽港)与洛阳都市区建设,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旅游产业和现代服务业,提供挖掘调查考证科研依据,则更具有特定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作者:陈良柯,洛阳师范学院大运河研究院。

(本文为“大运河沿线八省市社科联+北京市网信办”联合主办的“我身边的运河故事”征集发布活动(河南段)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