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泗水、宁阳会通河水源、水工遗址考察

11月16日,济宁,天气:大雾。

11月16日,田野考察第一天。带队老师:胡克诚老师,参与人员:周广骞老师、周嘉老师、石伟楠(研究生)、魏志阳(研究生)。

因天气原因,原定于早晨8点的考察,于11:25才从聊城出发,在路过黄河和大汶河、东平湖的时候,胡克诚老师告诉我们:目前东平湖连接黄河与大汶河,大汶河河水经东平湖调蓄后流入黄河;黄河泛滥时,东平湖及周边则成为黄河滞洪区。下午13:55,运河考察小组到达考察第一站济宁博物馆,由于博物馆搬迁原因,博物馆二楼、三楼没有文物展示,一楼为邹鲁墨踪书法展,因此我们直接去博物馆后侧查看石碑和铁塔。崇觉寺铁塔为现存宋代四大铁塔之一,共11层,高23.8米。史料记载铁塔是宋代徐永安妻子常氏为求子愿所建;铁塔右侧为声远楼,可惜不能上去;声远楼后侧为黄易访碑雕塑,有多块碑刻,均为古文方志中关于济宁的记载;雕塑西侧为运河文化石刻长廊,内有清《德政碑》、民国《重修火头湾通济桥碑记》、清《孙瑞珍墓志》等28块碑,三位老师带领同学们研读《重修曹井桥碑记》等多块石碑。明代大雄宝殿后有三块石碑,其中一块为家族建立祠堂碑记,研究价值不大。

下午15:01,我们到达济宁清真东大寺。东大寺建于名洪武年间,成化时期初具规模,现有大门、邦克亭、正殿、望月楼、南北讲堂、浴室、管理办公室等房屋多间,碑刻亭内有26块石碑,除碑亭外还有新立石碑6块,旧石碑1块。相对于考察过的其他清真寺,济宁清真东寺保护较好,对信众捐资及政府支持的碑刻记载较多,在建筑构造上受汉文化影响较大。清真东寺外即济宁竹竿巷,济宁竹竿巷中仅存一间旧时建筑,其他多为仿古建筑,买卖商品主要为酒店用品,因此我们拍完照之后便离开了。

下午15:34,考察小组达到济宁太白楼,听老师介绍,原太白楼建国后被拆除,现为仿建,成为李白纪念馆的一部分。济宁太白楼为建在旧城城墙上的二层建筑,楼前为诗仙李白雕塑,两侧为太白酒楼记,纪念馆四周墙壁上镶嵌有历代文人在太白酒楼所作诗文和当代书法展示,一层主要介绍李白生平和个人经历,二楼则为李白诗文和文献研究。楼右侧立有石碑8块,周广骞老师发现里面有明代总河潘季驯写的《太白酒楼记》,也是此处考察的最大收获。

下午16:21到达济宁东发小区,在原微山县水利局局长胡文骏老人家里,胡克诚老师获赠老人编著的《微山县水利志》和手绘历代运河图20余张,以及由济宁水利专家孙培同先生转赠的《我的运河情》一书。

当晚入住济宁如家酒店,考察结束。

11月17日,济宁市区,天气:阴转小雨。

早晨8:07考察小组从如家酒店出发,前往济宁马驿桥与杨家坝遗址,马驿桥坐落与济宁洸府河之上,1673年正式定名为马驿桥,2017年济宁市政府对马驿桥进行翻新工作。现马驿桥为单孔结构,两侧被粉刷成浅绿色。胡克诚老师与当地老先生的沟通,得知杨家坝遗址民国时期尚存,建国后被拆毁。在红星路桥上,胡克诚老师拿出《清代运河全图》给我们讲解济宁周边洸河、府河、泗水、堽城坝、马场湖等水系和水工设施之间的相互关系。

上午9:16我们到达济宁会通桥,会通桥处曾为济宁洸河与运河的交汇处,始建明初。19世纪60年代在建设化工厂时发现会通桥遗址,经过与《兖州府志》的比对,确认为明代会通桥。现会通桥西侧,重新修建一座新桥,老会通桥重建后,作为运河社区应急避难场所的一部分。

上午9:49我们到达济宁任城区凤凰台遗址,凤凰台遗址上有凤台寺一座。凤凰台位于京杭运河马场湖东岸,“凤台夕照”为济宁古八景之一,在《京杭运河全图》上此处名为风化台,后来演变为凤凰台。在凤台寺左侧,我们发现六块石碑,通过上粉处理,发现分别是天启元年《创建西湖凤凰基善果记》、光绪十五年《修凤凰台碑记》、康熙十年《重修凤凰台大士殿山门记》、康熙十年《重修凤凰台记》、《西乡凤凰台□碑记》、万历三十年《新创观音台记》,凤台寺内有卧佛殿、观音殿和圆通殿三间,在凤凰台上胡克诚老师指着周边说“之前这一块是属于马场湖的范围,不过建国后马场湖逐渐萎缩,现在都成为居民区了”,我们确实不敢想象作为 运河水柜之一的马场湖,会没落的此种地步。

下午13:11我们到达兖州考察了金口坝、青莲阁以及黑风口。青莲阁为二层小楼,为纪念李白在此生活而建,右侧为文保单位碑,左侧为现在立的《重修青莲阁记》;金口坝位于青莲阁南侧,因石块之间用金属铁扣相接而得名。据金口坝简介记载,坝建于北魏时期,元明时期,是引泗水经兖州府抵达济宁济运的重要工程之一,2013年后对其进行修缮。金口坝北侧有多个闸口,水流较清;南侧有几个钓鱼人,钓到一些鲫鱼、白条之类,大鱼不多;黑风口位于青莲阁与金口坝之间,立有《黑风口》《黑风口进水闸》介绍碑,黑风口处有通道连接对面黑风口进水闸,原为泗水进入府河的入口,目前责向兖州区供水、灌溉周边农田。

下午3:24考察小组到达泗水泉林行宫。泗水泉林为泗水发源地,《泗水县志》中记载泉林有名泉72处、大泉数十,现存黑虎泉、趵突泉等8处较大泉眼。景区内存《康熙泉林御制碑记》《重修泉林寺碑记》《子在川上云》、康熙诗碑及残碑多块,三位老师通过研读,发现银杏树西侧四块石碑有两块当地官员记载康熙题诗碑。在随后的考察中,经过看守大爷介绍泉林寺已经不存在;因下雨,景区提前关门。当晚,考察小组冒雨赶往宁阳,入住宁阳宾馆。

11月18日,济宁宁阳,天气晴。


宁阳文庙与宁阳博物馆为同一建筑,因担心周一闭馆,考察小组于早晨8:00出发,前往宁阳文庙,并于8:03到达。宁阳文庙大门为权星门牌坊,内有孔子圣像殿、乡贤祠、名宦祠、宁阳历史沿革展厅、民俗展厅及办公室、接待室7间建筑。权星门进门两侧为宁阳文庙文保单位牌,左侧躺有万民感恩碑、捐资碑、墓碑等石碑,右侧有石狮、石马、“宁阳县重修至圣庙碑记”、“万民感恩碑”、《察院禁令》碑、《按院禁令》碑、《张家泉》碑、石敢当等,大成门两侧立有《复免四氏后裔杂差记》等两块石碑。大成门后展示厅内有宁阳文庙编撰的当地氏族家谱,右侧展厅外有元《至圣炳灵王庙碑记》、《大明清远县主□志》、佛教经文碑等3块石碑。参观期间,因忘带介绍信,一度被宁阳文庙管理人员阻止拍摄碑文,后经胡老师同博物馆馆长沟通才解决。胡老师说,这是本次田野一次经验教训!

上午9:19,我们到达宁阳禹王村禹王庙。禹王庙由东西院、禹王台、虹渚大殿四部分组成,院内有古碑两块、古柏树8棵,宁阳古八景之“禹碑虹渚”“虬枝岐柏”也都在庙内。两块石碑分别为成化十一年《造堽城堰记》、成化十三年《同立堽城堰记》,记载了堽城坝选址、建造过程、用工用料,拦截汶水,向运河输送水源等内容,其中《同立堽城堰记》背阴内容非常模糊。听老人介绍,庙内古柏历史悠久,《第一柏》石碑后柏树还开出过黄色小花,非常漂亮。

上午10:38,我们到达禹王庙西侧堽城坝。堽城坝水利枢纽处建有堽城坝博物馆(在建,并未开馆),博物馆西侧立有《重修三官庙碑记》,讲述了嘉靖、隆庆、万历三次重修、扩建禹王等三官庙的事件。现堽城坝枢纽主建于1960年,主要负责引汶灌溉汶河至济宁兖州附近农田。随后,我们又沿着泗河大堤向东走了约4公里,抵达元代堽城堰遗址,遗址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在文保碑西北方不远的草丛中矗立着一块元代著名水利专家、都水少监马之贞撰写的“修建堽城石堰记”残碑,记述了至元元年堽城坝修建的曲折过程,我们经过上粉处理,一起研读并拍摄了碑文内容,从中可知堽城坝初修时的艰险历程和对引泗济运的重要意义!文末“未尝敢自矜伐妄,有觊觎累章,永代行当退去,略述漕渠闸座经营启闭时候,事实勤石以告来者,勿听浮意”,引起了胡克诚老师对元代堽城坝修建艰辛的感慨。

下午14:01,我们到达宁阳鹤山镇西北村颜庙、颜林,颜庙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内有房屋三间,多为现在重建,复圣殿内供奉颜回塑像,殿前建筑为颜庙残存屋基,内有颜氏之门、颜庙重建捐资碑和残碑一块。颜林为颜氏家族墓地,位于颜庙西100多米处,内有近现代墓碑多块,古代墓碑较少,其中有一块明代《复圣后裔林》碑。

在返回聊城途中,我们考察了东平戴村坝。戴村坝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建有戴村坝博物馆一座,馆前立有白英老人像,馆内详细介绍了戴村坝修建历史、使用工具、相关碑刻拓片等,并有戴村坝修建、渔船捕鱼等模拟,在博物馆内胡克诚老师发现了多处常识性错误,比如馆中展示的“永乐九年敕修戴村坝圣旨”系后人伪造,而手绘本“会通河督运图”也明显是仿照清代《潞河督运图》临摹……边说便给我们解释,活跃了考察气氛。因现在属于旱季,戴村坝左侧的大清河内水量少了很多,小汶河则直接干涸,有不少白鹭与喜鹊在周边盘旋。戴村坝为明前期土坝、乱石坝、玲珑坝、遂公堤等多个工程统称,近现代又对其不断地修缮和加固,目前主要承担防洪等责任。下午16:23,我们考察完戴村坝,开始返回,于18:25到达聊大东校南门,此次考察结束。

经过三天的考察,胡老师结合《清代运河全图》给我们讲解济宁洸府河由来、杨家坝历史演变、凤凰台与马场湖的相对关系、泗水泉林水济运等,让我们获得了更加直观的体验,对明清政府对于运河的管理与治理也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更重要的是,在考察过程中品尝济宁当地美食甏肉干饭、与当地居民进行交谈,发现很多关于民间习俗、人物故事、碑刻资料、运河遗产保护现状与民间得失等资料。

较为有价值碑刻:

济宁博物馆:元《张楷墓志》、明《飞鸿桥碑记》、清《姚立德运河题名碑》、清《重修曹井桥大王庙记》、清《免征油丝烟纳税碑记》、清《重修胡家桥碑记》、清《永宁会馆碑记》、清《孙毓桂墓志》、清《孙瑞珍墓志》、清《德政碑》、清《重修关帝庙山门配房记》、清《重修董庄将军庙碑记》、清《重修罗祖庙碑记》、清《鱼山书院碑记》、清《公渡》碑(李东琪题)、清《重修三皇庙记》、清“州民感恩碑”(残)、清《报恩祠后记捐助碑》、民国《重修火头湾通济桥碑记》、《嘉祥县堤》。

济宁清真东寺:乾隆“西大寺建立碑”、明“来复铭”碑、道光“费用使用碑记”、同治“土地买卖契约碑”、民国《创修方家大院清真女寺记》民国《重修清真寺记》、民国“示禁告示”碑。

太白楼:至元壬申《太白酒楼记》、潘季驯“太白酒楼记”。

凤凰台:天启元年《创建西湖凤凰基善果记》、光绪十五年《修凤凰台碑记》、康熙十年《重修凤凰台大士殿山门记》、康熙十年《重修凤凰台记》、《西乡凤凰台□碑记》、万历三十年《新创观音台记》。

泗水泉林:《康熙御制泉林记》、“泉林寺碑记”、《漕洞宗派之图》。

宁阳文庙:民国“宁阳县重修至圣庙碑记”、《张家泉》碑、《察院禁令》碑、《按院禁令》碑、《张家泉》碑、嘉靖“移修至圣庙碑记”、《宁阳县重修天地祠记》、《复免四氏后裔杂差记》、《至圣炳灵王庙碑记》。

宁阳禹王庙:《造堽城堰记》、《同立堽城堰记》。

宁阳堽城坝:《三官庙记》、元·“修建堽城石堰记”。

宁阳颜庙颜林:明《复圣后裔林》碑。

东平戴村坝:《窦公堤》(拓片)、光绪《重修戴村坝碑记》(拓片)、宣统《特用清军府前知陵县事许公表颂》(拓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