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阿、东平碑刻考察记

2020年11月7日运河学研究院一行,前往泰安东平县进行田野考察。此次前往东平考察的内容不同于以往将重点放在运河城镇的水利工程及特色建筑,而是在于佛像、石刻及庙宇。考察地点包括东阿县邓庙村武当庙、广粮门村、斑鸠店程公祠、凤凰岭道院、理明窝摩崖造像与建福寺银山石刻司里山摩崖石刻

有关东平的记载,可最早追溯到上古时期,东平被称为东原。《尚书》中曾有记载“大野既潴,东原底平。”如今大致相当于山东东平、汶上和宁阳一带。而在《东平志》众对于东平有着更详细的记载;东平州,周为鲁附庸须句国,后属鲁。战国时属齐,秦属东郡置须昌县。汉为东平国治无盐晋东平国治须昌盛。宋为东平府郡,北魏因之。隋东平郡治郓城。唐为郓州东平郡治。宋为东平府,金谓之东京,元改为东平路。明降为州省须城县入兖州府。清属泰安府。”可以看出,东平具有千年的历史,汉代曾在这里建立东平国。可以说东平自古以来便是北方重镇与地域性文化中心。此次报告将以考察过程中所见的碑刻的整理为主。

一、《重建醮碑记》

考察的第一站是位于东阿县姜楼镇邓庙村武当庙。里边供奉着7尊保存较为完好的宋元时期的石造像。进入山门,可以看到两旁石碑林立,从2008年至今,几乎每年都有捐资碑留存。前殿为三皇殿,内供奉天皇、地皇、人皇,以及历代名医石像。在院内立有一块民国年间的碑刻:

《重建醮碑记》

大醮者,祭之名设壇祝祷,所以祀乎神灵也。然莫为之先,虽美不彰,莫为之后,虽盛弗传,兹因此庙。武当圣帝,三皇十大名医,诸£君成灵显著,本庄邻村四方,皆被庇佑,故旧有平安社,建醮多年,已有碑文可考,而善男信妇,念神灵默佑,复约社,会众乐附,属从建醮,三年届期及圆满。恐年岁久远,虽能继往,又当闻来。幸有承办之人,好善不倦,欲彰神之威灵,不没人之善念,前之社会姓字已列贞珉,后之社会名氏宜永垂不朽。后人观感不忘云尔,邑附生张景舜撰。又清例贡生黄日坡书丹。

(后附有承办人姓名)

中华民国十五年£次丙寅桐月上皖  谷旦

此碑是为纪念民国五年(1917)的重修而刻石,但其中并未记载此庙建立的时间。询问当地老人得知,现有寺庙是1995年重建,现在依旧保持着每年三月初六会举行庙会的风俗。

二、《敕山东兖州东阿县民赵得和》

此碑文立于考察广粮门村中,碑面有明显的断裂后修补痕迹。碑身周围有石块作框,大概是为对原碑进行保护。

 

《敕山东兖州东阿县民赵得和》

国家施仁养民为首,尔能出豆谷七千五百石,用助赈济。有司以闻,朕用嘉之。今特赐敕奖谕,劳以羊酒,旌为义民,仍免本户杂派差役四年。尚允蹈忠厚,表励乡俗,用副朝廷,褒嘉之意,钦哉故敕。

正统十一年 月二十一日

此碑为明英宗嘉奖给赵得和的谕旨。正德年间,当地发生灾荒,富户赵得和捐赠谷物七千五百石,用以赈济灾民。明英宗听闻这一的事迹后,对赵得和颇为赞赏,表扬他为义民,并免去了四年的差役。后来又封赵得和为员外郎,并为其建广粮门牌坊一座,“赐御制旌言勒石,永示褒奖”。广粮牌坊建成后,村庄便改名为广粮门村。此次考察,并未寻得广粮门牌坊,仅见圣旨碑。此碑的独特之处在于,碑的内容从中间一分为二,上半部分为碑文部分,而下半部分则刻有画作,有女子、陶器、花卉、蜡烛等,雕刻线条流畅,造型惟妙惟肖,十分有趣。

三、重修瑞相寺记

棘梁山又名司里山。位于东平县戴庙乡境内。山体较小,但它自南北朝以来,就成为“三教合一”得宗教名山。山顶得三块巨崖周围雕刻有大大小小的佛像百余尊,雕刻年代不一。其中最大的佛像因其瞩目的高度,被称为“中原北齐第一佛”。《重修瑞相寺记》的拓片在棘梁山入口处。

 

重修瑞相寺记

郡邑养政龙溪前本省藩司从事都录王琮式撰文

东鲁隐士西湖卜产政书丹

谓佛道广大无穷,光明无限。言天无始然,玄虚清洁,既济之妙,原拔无量之苦,救济普世之衍而万世无穷开辟以来,伏羲、神农、黄帝、尧、舜、禹、汤,文、武、秦、汉、晋、唐到今,西域以入中国久矣。中华崇信奉其教皆善贤也。

地缘东阿西南四十余里,其集□□曰西汪,左有古刹名曰瑞相寺□建本寺殿宇故者悠远矣。言天地山川可一言而尽矣,天之昭昭日月星辰,地载华岂重河海岂泄。山广兽物生,水隐鱼龙而化。以上故曰天地山川非由积累。古刹地形,势黄山,岭接腊,右邻海津,亦通御波,川千古。前有台峰,历代国师谋胜匡扶£,隐台士者太公也,名钓鱼台峰。会古宋梁王名江,忠义聚寨,名立良山也。乾银铁峰而联凤凰、豆山以来,遍古名,庄园林美丽而隐英豪。形势□羡八方拱成然。古刹之地佛僧所属之处。下言整建殿宇之由,正德年间主持续端先师祖净,视寺殿阁倾颓,起修理未就师净逝世半途而废致前功端见未就於嘉靖丙戌年发心重修,工大难成。敦慕本集大度信官司文逵、司文进、司文、井士隆等,攒喜施。诸物备御,欲将寺殿阁云堂丈俱修完矣。今嘉靖丁未岁,又建右殿一所,金碧像全就,乃司文进之力也。今以通备,伏启十方达士谕会佛原古郓州须城县登贤乡白佛山处,奇彩光,圣临金躯石体,立素前殿脚,继今峰源,於钟鼓交音,十方耳目,贫僧礼诵,延视我皇上万载太平,洪基永固,天下庶士无虑也。讲议先王讨论古典,上养政,百姓之也。其为人也,参□才而灵,於万物要谨慎行敦固厚,绝恶养善,向上于己,时刻勿放溢也。吁蹉浮生祸恶损德,身遭戮患,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幽府堕,沉沦化远,横来归,三祈福,佑护

主持素慈本业,固守清规,阴功甚大,修建弗薄,其功於泰,言端俗业本县地名斑鸠店,托父林文,母万氏之遗体天赋,纯质积建德业,功至超尘,感拔先人,消愆迷途,临觉清净,善者故能克就。碑延信官永远不朽云。
大明嘉靖二十七年岁□戌申夏四月初八日立
兖州府东平州东阿县知县冯 (空)
县丞   主薄   典吏
僧会司    署印僧盛诔   (下附木匠塑匠石匠等工匠的署名)

碑文主要记述了重修瑞祥寺庙的详情,寺庙始建年限不详,正德年间,僧人续端想要对寺庙进行修葺,但因中途僧人遍去世,导致修葺寺庙之事搁置。直到嘉靖年间,又开始重修,由于工程浩大难成,在信官的捐助下才最终完成,还增设了右殿。碑中对于瑞相寺的地理位置进行了仔细描述,古刹地形,势黄山,岭接腊,右邻海津,亦通御波”,但对此描述存在疑问,若这里的“海津”是指的是临海或者海港码头,那么东平明显距离海港还有着相当长的一段距离,让人生疑。文中还提到了宋江梁山聚义,并且棘梁山景区内也多设有与梁山好汉相关的景点设置,例如忠义堂遗址、点将台、演武场等。但与此山绝非梁山好汉结寨之地,攀登此山不过十余分钟的路程,山势较缓,山顶平台狭小,根本容不下多少人马,所以也心存疑问。最后的署名部分也值得引起关注,东阿知县署名处仅有姓而无名,县丞、主簿、典史全部空缺,仅仅有工匠等人署名详细,不知是何缘故。

四、《设醮碑记》、重修土地祠碑记》、《重修巡检司土地祠碑记

在摩崖石刻西侧墙脚下有三块石碑,分别为崇祯九年《设醮碑记》、光绪二十二年《重修土地祠碑记》、民国九年《重修巡检司土地祠碑记》。

《设醮碑记》

从闻

玄天上帝,静乐国嗣也。辞荣慕道,劫满飞腾,遂以扫荡群魔,奠安百姓,普惠泽於寰中,降恩霖于宇内,普天率土莫不仰赖神威,共生钦崇者也。东原城西北方梁山头有祠宇在焉,雄镇一境,稽首朝谒者非一日矣。相沿深远,不无倾颓。有善蓍崔守阳等,纠集众齐会建醮,越数载,而精诚不少替也。于是见正殿崩坏者,从而重修之,见醮房草苦者,从而庀易之,增以云厨补葺。道院绕极其壮丽,侈然改观,无非摅寸衷之恍少£

帝既告成之日,索记于予,不得不勉为之,以直述其事云

大明崇祯九年三月吉旦    清源懋修吴道昌书

此碑记载了崇祯九年(1636)对于真武大帝庙进行重修的情形。玄武庙始建年代不详,仅知方位在东平西北梁山上。因为年代相隔甚远,庙内逐渐倾颓破败。于是在当地善首崔守阳的带领下,开始设醮重修。此次重修规模较大,历经数年才终于完工。

重修土地祠碑记

闻万物非土不生山川非地不矣土地之神于昭于天地久矣是以蒸民感其生物成物之德建祠焉而隆祀典£之也非免祸也报生成之功耳所以方社田祖之祭,自古为昭也吾庄土地祠由来久矣 至光绪乙未夏黄水发涨旧祠倾圯本庄人士经过祠前触目伤心同兴善念募化西门三都口督工建修未逾月而庙貌焕然复新人力亦有神助岂非诚心之所感哉工竣之后众欲建碑略凑数语聊以志者事勒若于工之始于焉耳

附有姓名

光绪二十二年岁次雨年桐月上浣谷旦

此碑记录了光绪二十二年(1896)重修土地庙的事宜。碑文前段讲述当地供奉土地庙由来已久,但并未具体写明土地祠始建年限。光绪二十一年(1895)由于黄水的泛滥导致原本的土地祠被冲塌,于是村庄人通过捐资来对重修土地祠。修建时间较短,不足一个月功成。在后附的姓名部分因磨损严重已难以辨别,只能看到“首事”、“公立”等字样。

重修巡检司土地祠碑记

盖闻莫为之前虽善弗彰莫为之矣弗传巡检司棘梁山西盘之右旧有土地地祠一座代远年湮破败已甚于光绪乙未年间宋君开阳刘法僧张玉侩重修嗣于光绪丁酉年戾水张狂行淹没屋宇神像荡然无存保障于观瞻于行路兹有张君耀彰、宋从月复行各出资材重行修理屋宇神像焕然一新兹当程告竣,诸贞珉用垂不朽云

庠生陆成诗撰文

县儒宋默祯书丹

后附姓名

民国九年岁次庚申花月上浣谷旦

此碑记录光绪年间重修土地庙。光绪丁酉年(1897),旧祠被水淹没,神像不存。不仅使居住在这里的人担心失去神灵的庇佑,破败的祠庙也妨碍行路人的观瞻。于是在张耀彰和宋从月的带领下对土地祠进行了重修。碑中所提到的土地祠在光绪乙未年曾因黄水侵袭而对祠进行重修,这与上文中《重修土地祠碑记》记载相同。两所碑中记录的土地祠所在地点、重修时间均相互吻合,因此可推断两碑中所指土地祠为同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在光绪二十一年(1895)和光绪二十三年(1897)土地祠均因水患坍塌,反映出这一时期东平受水灾严重情况,推测是受黄河改道影响。此外,对于此碑还存在两处疑问。其一,碑顶端“流芳”二字为什么采用左右颠倒的方式。其二,则是此碑记录的是光绪年间的重修工程,为何最后所署时间为民国时期。

此次考察,收获颇丰。尝试着对考察中遇到的碑刻进行整理、句读和解读,虽然断句能力还有待加强,有些地方目前的理解也不够透彻,但是还是能有一些超出纸本文献的发现,期待下次田野考察。(19级吴霄彤)